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弓凛段子】事后

像是架空的私设
设定面目全非
重点是有点……儿童自行车的feel









        远坂凛有那么一点点后悔给她的骑士下药了。
        弓兵那看上去十分精瘦的躯体中,每一寸肌肤之下都蕴含着可怕的力量,平日里他抱着远坂凛用的都是万分轻柔的力度,可现在他早已神志模糊,远坂凛被他蛮兽般的力道撞击的连完整的句子都说不出来。
        “A…R…CH……ER……”
        字句在大脑传递给声带之前就被来自下身溢出的快感冲碎,她只能勉强抬起手去搂住身前的那个人,企图让他慢一点,可她的archer只是把她从血迹凌乱的床上抱起来,两腿盘在自己的腰上,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
         更大面积的皮肤暴露在低于体温的空气里,但两人之间的接触面更大了。被情欲烧得眼尾泛红的弓兵身上温度高得让凛想哭,她也确实这样做了,结果就是弓兵吻去了她的泪,顺势俯在她耳畔,低声呢喃:“……Rin……Rin……Rin……”一声又一声,就像他有时在英灵王座里面的无尽岁月中那样。
         终于又见到你了。
         我的……Archer。

         长夜漫漫。



         事实证明远坂凛下的药效不错,因为她家弓兵一直把她从前一天晚上折腾到第二天清晨。弓兵大概是看见晨光下意识的想起来要给她做早餐才苏醒了那么点神志,否则远坂凛就在他怀里蜷着,搞不好他抱着抱着又会再来一发。
         反正英灵精力充沛,他家御主的魔力又是普通魔术师的n倍。
        不过有时候清晰确实不见得是件好事。
         英灵一般只要灵体化就不会受到现实的普通药物影响,远坂凛的药纵然因为手抖倒多了而见效太快,也毕竟没用上炼金术。是以他初一恢复点点神志,再吓得赶紧灵体化一下就立即摆脱了药效的困扰。
         他看着眼前的景象,抬起双手。光影在他手中初一凝聚又被他迅速散去。
         ……自裁这种事情还是等她醒了再说。

        卫宫士郎生前暗恋远坂凛十二年,死后成为守护在无尽的杀戮中几乎忘尽前尘;作为守护者被第一次召唤后开始第二次暗恋,五战之后开始漫长的单相思。
         天神垂爱,时过境迁,他被同一个人,第二次作为从者召唤。
         所以就算是为了多抱一会儿喜欢的人也不能这么轻易的自我了断啊。
         更何况……
         与其让你孤身一人在这座空旷的别墅里醒来无人斥责,还是陪你醒来被你随便怎样对待的好。
        至少要告诉你一句话:
        我爱你。
        英灵收拾好一切,坐在床上从身后抱着凛,心想。



        远坂凛被她家弓兵折腾得有点惨。要不是耳边总是有个人小小声的叫她,她可以睡到晚上再饿醒。
        呼吸的变化没能逃过弓兵敏锐的六感,他松开手去床头倒来温水,转到凛的面前递给她。
        远坂凛到底是个大魔术师,尽管被人折腾了一晚上,仗着血统好纹路强魔力多,喝完水她就念了个束缚咒先把自家弓兵绑好以防他突然英灵化或者跑路。
        然后清了清嗓子语出惊人:
        “药是我下的。”

        她只是想加快下进度。
        远坂凛自认没有对世界做出多大的贡献,所以应该成不了英灵,误吞的生命宝石极大的延长了她的生命,经年不死不灭,几乎做尽了一切她想做的事,若说还有什么遗憾,大概就只是情路不顺吧。
        20岁成年她带着作为侍从的卫宫士郎去钟塔进修,一年半年后她被宝石翁带走进修宝石魔法,士郎留下。又两年,她准备回东木取父亲遗物的时候发现士郎下落不明,与此同时,正统圣杯之战爆发,同时顺带引发了魔术师界混战,世界一片狼藉。等她回过神来找到士郎的下落,刚好是对方28岁那年。
        刚好赶上审判执行。
        无力回天。




        弓兵愣了一下,然后努力了一下挣开对他来说强度不是很大的束缚术,动手捧起凛的脸,闭上眼睛狠狠地吻了下去。
        喜欢这种事情……两情相悦就一定要说出来。
        爱的话……亲完再说吧。

        “我爱你。”
        END






原谅我写崩了呜呜呜<(ToT)>

评论(4)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