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12/21无差段子

       但是Dick抓住了他的肩膀,然后用力把他拉回来,抱住。

       “我不是非要你回家,回哥谭待着,我就是……五年了,Jason,你已经离开五年了。”Dick叹着气低下头,额头压在Jason的肩膀上。

       他抱的不是很用力。他的声音有些疲惫。

       “就是……稍微休息一下好吗?你可以晚一点再走的,就是先待一阵,晚一点再离开,你没必要这么赶的不是吗?”

       Jason垂着眼看他,犹豫了很久。最终他内心最柔软的那一部分让他做出了决定,他回抱住Dick:

       “好。”他轻轻拍拍怀里人的肩膀:“我近期不走,我留下来帮你。”

【Richard/Jason】“我好想你啊”(YJ3设定 无差 END)

1.

那个用武士刀带兜帽的刺客,很难缠。

这是第一次交手后,夜翼对于红兜帽的印象。

 

2.

他可能有些过于难缠了。三番五次被红兜帽打断任务的夜翼心想。

你是每天没有任务还是雷霄奥古给你的任务就是盯紧我???

夜翼一只手用短棍架开红兜帽的武士刀,另一只手上的短棍按开了电击,把对方抵到墙上,然后问出了那句话。

红兜帽被他整个人用身体抵到后背顶着墙,脖子旁边就是夜翼的电击棍。他们离得可真近,近到红兜帽觉得对方都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近到他们的身高差现在无比明显。他得很辛苦的抬起下巴远离电击棍,然后垂下眼睛去和夜翼隔着两人的眼罩对视。

白色的目镜在这种时候就显得真的太碍事了。他看不见夜翼的蓝眼睛。

夜翼也没法透过他遮得严严实实的眼罩看见他的绿眼睛。不然很可能夜翼会立刻因为那熟悉的颜色认出他的身份。

那可大事不妙。

那可太好了!

那样他就知道我是谁了。

那样他就知道我是谁了!

他还没认出我是谁。

他怎么还没认出我是谁!?

红兜帽瞪着夜翼脑内斗争了一会儿,越想越生气,于是他终于在夜翼面前开金口讲话了:

“……Grayson.”

言简意赅,语言精练。

效果甚好——夜翼分神了一下,他乘机脱身。

一点都不好——夜翼分完神就完了。

一点多余的——该有的、他希望有的反应都没有。

红兜帽隔着眼罩生气地翻了个白眼,想起来对方看不见,干脆又收刀比了个中指,然后扭头就走。

气死老子了。

 

 

 

3.

夜翼是真的搞不懂这个刺客是什么脑回路。

打架是打得挺凶的,但每次不是输了比中指扭头跑,就是刀架着自己脖子然后刀不动抬腿踹一脚就收刀扭头走人。

你什么毛病????

他企图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未成年幼稚小朋友让雷霄奥古养成这么个搞笑似的刺客。奈何人家裹得严严实实,自己又不用刀能现场偷采血,声音又查不到任何数据,神谕表示爱莫能助,大蝙蝠的数据库也帮不上忙。

所以你到底谁啊!!!

某次夜翼已经放弃计数几乎当日常对付的暗——啊呸,上门切磋,夜翼边拿短棍敲红兜帽边暴躁的问他:“兄弟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红兜帽也不甘示弱,认识——打架这么多回了,他第二次开口了:

“Fuck you!Dick,you are a dick!”

夜翼当时就被镇住了。

这是何等的……算了无力吐槽。

红兜帽骂完之后扔下明显懵逼的夜翼,气呼呼的又一次扭头走了。

心好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

 

 

 

4.

讲道理,奄奄一息的时候等来队友营救前先等来对头来救他……这个情节发展应该是令人惊讶的。

但是,还是讲道理,换你一周被同一个人从各种犄角旮旯里面冒出来干架四次以上,你就得习惯身边总有这么个人成天盯着你了。

被丧钟揍到连爬都爬不起来的夜翼在被红兜帽背在背上往安全屋里送的路上昏昏沉沉,选择性忽略了为什么红兜帽知道他的安全屋在哪这件事,反正他天天跟踪自己总能看得到的不奇怪不奇怪。

 

 

 

 

5.

他就知道。

照之前那个架势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俩得成为生死之交。

现在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生死之交。

“你看,”夜翼搭着垂着头捂脸的红兜帽的肩膀:“你也救我这么多回了,你眼罩口罩丢了就丢呗……好吧。兄弟你要是真介意的话我闭上眼睛不看你行吗?你这垂着头我看着都累。你比我高,低头想不让我看见,那对颈椎可是很大的损伤……”

夜翼看着他的侧脸,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他搭着对方肩膀的手捏紧了,另一只手轻轻抬起红兜帽的脸,而他毫无反抗。

……是

“……Little wing……?”夜翼僵在原地。

是小翅膀啊!!!!!!!?????

是小翅膀啊!是杰森!罗宾!是他曾经英年早逝的弟弟啊!

这是真的吗?还是我尚在梦中?

这是什么午后梦境吗?让他出口的话语都极尽轻柔,生怕惊扰停靠他瞳中的幽梦精灵,他可能随时离开,让这幻境支离破碎。

但他眼前的青年生龙活虎地,冲他愤怒地比了两个中指:

“我操你个屌头!你他妈根本就认不出来我!我*&……%¥#@)——+(~!*……!”

迪克根本没心思理他后面到底骂了些什么,或者他多么努力想要显得自己很生气并以此来掩盖自己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尖叫了一声,然后把被他吓到但是比他高的青年揉着头按进怀里,抱住。

“小翅膀——!真的是你!呜呜呜呜呜……”他往对方的衣服上抹着眼泪,可能还有鼻涕:“我真的好想你啊!呜呜呜呜呜呜……”

杰森努力的把自己的头从他大哥的胸肌里拯救出来,在窒息的边缘猛吸一口气缓了缓。迪克抱着他根本不撒手,他只好把人按到自己肩膀上,防止他的脸在自己的胸甲上压出印子夹到肉什么的。

然后他回抱住他大哥,把脸也埋到对方的肩膀里,小小声说:“我也是。”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AAAAAAAAAAAAAAAAAAAAAA啊啊啊我的CP是真的!!!!!!!!!!!!!!!!!!!!!!!!!!!!!!!!!!!!!!!!!!!!!!!!

我激情码字!

睡不着了吚吚呜呜呜呜呜

我哭泣,我旋转跳跃,我膨胀,我连桶都能等到还有什么等不到!

2018是我桶元年!(NC粉爆言)

编辑部斜线刊安排一下吗!(泪眼婆娑+丧失理智.jpg)

 虽说是个剑客,但卢瀚文好歹是蓝雨一干和尚们一起养大的,更何况还有喻文州这个好脾气好修养的住持压着,不至于让黄少天一个人把他带成剑系一贯"老子天下第一"的性格。这孩子从小就特别乖特别有礼貌,现在长大了脾气也蛮好,挺讨人喜欢。

 刘小别就不一样了。他的天赋够高,一路走来也没见着个同职业的前辈做师傅,充其量在最开始的时候有那么一两个人指点过他,来了微草之后也就王杰希偶尔还能站在大方向上对他指点一二,却也没法子细致入微。所以他这性子温和至此已是天生的了,锐气从未收敛。

脑洞

TV闪电侠补到第三季开头,就是第一集,我靠!!!
啊啊啊啊!
这个梦一样的世界多好啊!!!
不行我一定要写一个这个paro!!!

CP绿红吧(/≧▽≦/)
哈尔开头无能力。
emmm目前大纲是巴里想约Iris出去,结果海滨城出事,他凑过去看,然后遇见了哈尔。
逆闪我们能不能当他不存在?????
emmm这样的话,我们假装巴里失去神速力,于是逆闪也跟着一起消失了——别和我说逻辑,我只想傻白甜,虽然只能写出来傻白——这样的话,那就双方无能力AU?

理一下因果线:
巴里有神速力→逆闪出现嫉妒他于是杀他妈妈→巴里回去救妈妈并且失去神速力→逆闪也没了。
emmm不考虑到巴里就是神速力本身而闪电侠是他本就该有的宿命和责任的话,还是很通顺的,但是考虑到那两点的话就……OOC了啊……

好吧那就短篇吧ヽ(  ̄д ̄;)ノ
巴里遇见哈尔,两个人看上眼了,overヽ(  ̄д ̄;)ノ

【绿红短篇】精灵巴里有三好

梗自 @海滨城街角披萨店 太太的图和回复聊出来的脑洞www谢谢太太授权\(//∇//)\

戳我看小可爱

原图太可爱了呜呜呜

架空圣殿paro  小蓝人≈教皇主教长老团之类的
翡翠骑士团长哈尔x电光小精灵巴里
算了这个设定没什么用,本来准备脑长篇,但是我沉迷三代完全没空写(???)于是小短篇吧\(//∇//)\

不要纠结细节,傻白甜就行了
虽然写出来好像只有傻白……|ω・)
或者说是智障吧😂

 
 
 
        哈尔打包了一份12寸的金枪鱼堡,作为午饭。

        他把它放在议事厅的桌子上,然后急匆匆的离开。他还没来得及咬一口他排了半小时队带回来的美味,就被教皇急诏走了。

        这是个悲催的事情。他忙到了傍晚,错过了翡翠骑士团的晚饭时间,而他实在累得没心情跟盖他们去酒吧喝酒。他回到骑士圣殿,上楼回自己卧室之前拐了一趟会议室——但愿那食品包装上自带的食物保鲜魔法质量过关——他准备凑合一下,拿(没吃上的)午饭和卧室的零食对付一下今天的晚餐,好尽快睡觉。

       他随手拎起包装袋,隐隐约约好像听见一声“唉呀” 。那声音挺像今天下午他奉命紧急带人去收拾的木精灵。鉴于哈尔带人用灯戒抓住这群调皮的小东西,好让它们离开不该待着的农民牧场时,它们那此起彼伏的“哎呀”“哎呀”过于洗脑,哈尔在回到自己卧室的路上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他点燃了魔法灯,随手把包装丢在空荡荡的桌子上,然后听见了更加清晰的一声“哎呀!”

       ???????

       哈尔•乔丹,绿灯圣殿下属翡翠骑士团团长,身经百战阅历丰富。他立刻就把目光投向了他刚撂桌上的袋子。他谨慎地先用灯戒具象化出一个仓鼠球把那袋可疑的玩意儿——原本那只是一份美味的夜宵——包裹起来,然后做了个透视。

       然后哈尔觉得太阳穴有点疼:他看见包装袋里面有一只——不知道什么品种总之能“诶呀”“诶呀”的——正在拿起一小块金枪鱼堡张大了嘴往里塞的小精灵。讲道理,一个最多三寸高的小东西是怎么把嘴张这么大的?哈尔抱着捏住那个小东西的脸好好质问它一遍的心思,勾勾手指,用灯戒把包装迅速地拆了。

       小精灵还在专心吃东西,它一口咬下去,然后鼓着腮帮子睁大了眼睛看看周围绿莹莹的仓鼠球,扭头无辜地看向哈尔,嚼嚼嚼。

        “小东西,偷别人饭吃可不好哦。”隔着一层绿莹莹的仓鼠球,哈尔对小精灵装乖卖萌的行为抵抗力大涨:“说吧,哪儿来的?你又是个什么品种?干什么在我的夜宵里面偷吃?嗯?”

       小精灵眨眨眼睛,嚼嚼嚼终于把嘴里的东西都咽了下去:“唔。”它从盛金枪鱼堡的小纸筐里爬出来,小手按在仓鼠球上面,敲敲敲:“放我出去,我是来找你的。”眼巴巴地看着哈尔无动于衷的样子,委屈:“我太饿了——我有给后厨留金币的,但是我刚准备吃他们就把我装进来了——然后就被送过来啦,那个里面有凝时咒术,我咬多少次都会回到刚拿起来的时候,所以我一口都没吃上。”不,你吃了一口,就在刚才。哈尔这样想着。

       但是小精灵并不知道,它——看上去——无辜可爱又乖巧的说: “还好被送到你这里啦!”又开始敲敲敲:“放我出去好不好?这里面很闷诶。”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小家伙。”哈尔不为所动。

       小精灵瞪大眼睛,一副“你怎么能这样”的表情:“你不知道吗?”他理直气壮得就好像哈尔该知道它是谁似的,“天呐,杰伊前辈不是给给阿兰前辈寄过信吗?你不知道我?”哈尔摇了摇头,心说小东西明明就是个偷他饭吃的小恶魔看着倒是挺可爱的。

       “我确定没有接到过任何类似的到消息。”他都快大半年没见到阿兰了,上次见面时那位早已退休的前任团长在忙着训练一名据说天赋蛮高的新人,现在不知道又在哪里继续他的退休旅行。

       “好吧,”小精灵捏着下巴想了想,自我介绍道:“我是巴里•艾伦——巴塞洛缪•艾伦。唔,叫我巴里就好。我和杰伊一样,都是电光精灵,所以品种是闪电一族的。我想我可能是跑得太快了——快过了时间——所以阿兰还没收到消息,你也就还不知道。顺便一提,我的年龄是你的几十倍,折合成人类的年龄我也比你大三岁,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太饿了不能化成正常人形,所以不要再喊我小东西小家伙之类的了好——吗?天——才?”

       “好的小熊,”哈尔从善如流,甚至根据对方的名字迅速给他起了个昵称“暂时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但是你们闪电不是可以穿墙吗?”好的我不改变原子结构,“那你自己穿出来吧。”

       “饿,震不动。”小精灵巴里翻个白眼抗议称呼,然后撇撇嘴回答。

       “金枪鱼堡分你一半,不能更多了。”

        下一秒小纸盒就空了一半。小精灵巴里摸摸嘴,恋恋不舍地看着剩下的一半:“还是好饿……但是能震出去了。”说着他就糊成了一团,然后这一团模糊不清的存在看上去相当畅通无阻地穿过了大陆最强大的武器具象化出的屏障。

       好吧,神速力,也就他们从电光中诞生的闪电一族能有了。哈尔拿回了自己的夜宵,用灯戒确认过没有问题后,迅速地把它吃完了。过程中扭过头去无视了电光小精灵可怜巴巴的眼神——不能看,真的,再看哈尔担心自己会带他出门去扫荡夜市——而天知道他们闪电一族有多能吃。我很穷的好嘛。骑士团长梗着脖子安慰着自己的良心,希望它不要总出来痛。

我们骑士团哪来的良心。哈尔冷漠地想。

“你的良心不会痛吗!”巴里在他身后抗议。

**

电光小精灵有三好:能吃、可爱、跑得快。

**

过了两天巴里知道了哈尔是担心自己把他吃穷才这么对自己,非常愤怒地翻出一袋子金币,打开,把里面的金币一枚一枚掏出来砸他:“我有钱的好嘛!我的伙食费我自己能付还能顺便把你的也付了!!我都说过了我有金币你是故意的吗!!!”




没啦(´▽`)ノ♪

       

        拨开不相关的人海
  独缺你的时代
  风华裁作留白
  抖落一身尘埃
  春来冰消雪融化贤良寺外
  晨昏光影都在歇山顶分开
  人间的季候 不为谁更改
  狂奔去紧握 记忆的藤蔓
  一幕幕 关于你的却转淡
  无怪乍暖还寒
  天意自知冷暖
  艳羡徒然因果循环
  长河里飘摇着谁 瑰丽的诗篇
  他至少道出梦中 青涩的爱恋
  而我只缄默回味惊鸿一瞥
  辗转过一年又一年
  我闭目亲手献上 一生的花圈
  睁开眼两句挽联 哭无声岁月
  迟来的话时间喷薄成吊唁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万古未变
  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
  从来习惯孤身一人
  而如今 最后的期盼
  都已不值一哂
  流言的背后 只能是轶闻
  最美的梦境 留心头至深
  最好的时光 遇见对的人
  摆脱所有身份
  只好惟愿来生
  众里相寻凭字相认
  长河里飘摇着谁瑰丽的诗篇
  他至少道出梦中青涩的爱恋
  而我只缄默回味惊鸿一瞥
  辗转过一年又一年
  我闭目亲手献上一生的花圈
  睁开眼两句挽联哭无声岁月
  迟来的话时间喷薄成吊唁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永世不变

——《一身诗寻千层瀑》

我在听到:
“而我只缄默回味惊鸿一瞥 辗转过一年又一年”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万古未变”
的时候,开了个rebirth三代的脑洞。
假设凯尔和沃利没有超出制服之外的友谊,凯尔从不知道沃利头罩下的样子,也不知道他的名字,沃利的制服还有白色目镜。
但是凯尔曾经见过一次战损的沃利,红色头发露了出来,惊鸿一瞥,结果rebirth之后他在中城找了好几年。
rebirth所有人都不记得沃利,至少要见到他或者触碰火花才能回想起来,凯尔回地球之前沃利就死了。
凯尔参加了一个他不认识的人的葬礼,之后企图找一个模糊的记忆,一个红头发的人,直到他在泰坦看见沃利的照片。
怎么HE是个问题……
我本来还想带“他是白灯,能复活死者,却触摸不到进到神速力里的人”这么个梗玩……
往哪放呢……

二代的浪漫是,“我的避雷针不在地球,在天上,抬头可见。”/他宠一个比自己大了三岁的男人像个孩子。

三代的浪漫是,沃利乖乖坐着看凯尔画他。

一代?一代我都默认老夫老夫结婚八十年了好么???

三代不足,我要哭了。重生泰坦刊沃利真帅,闪电侠重生里面说着“我有琳达”的沃利真帅。凯尔,凯尔你回来晚了啊!你基友都挂了你才回泰坦头七你都没赶上的!

三代不足,三代不足,我的脑洞要填不动了,哭唧唧。

写完最好的搭档我一定窝二代坑里面缓缓,三代好冷嘤嘤嘤。

我有好多脑洞啊,就是填不动,我哭。

我恨论文,论文使我拖更,论文使我困倦,论文使我肝疼。

闪电侠S1E22我实名哭泣
因为有个飞行员失踪了……
那是哈尔啊😭

有生之年还能再见吗😭还我英勇无畏啊😭
求求华纳和RR,让绿红见一面吧做个人吧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