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爬墙信昭】生生世世(坑)x2

依旧是 @乔靓-懷疑自己的肝是假的 太太的梗
高雷预警
跪下来求组织不要流放我,实在不行当没看见好不好
雷!
巨雷!!
非常雷!!!
不知道要怎么预警才好,所以建议愿意看的客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眯着眼睛看一个字转移一下注意力,感到不适立刻切换到信昭tag的上一篇去洗一洗眼睛QAQ……






【简单粗暴的疗伤方式】
        说是坐骑,王昭君也没真拿他当个坐骑骑着出门。欺负幼龙崽子的癖好别的凤凰有没有目前不知道,反正王昭君是没有的。
        但这不影响韩信被她折磨了整整一万年。
        龙族三万岁成年,韩信掉到冰原的那天,连三千岁生日都没过,龙珠这种东西他充其量只是听族里的长辈们说过,连见都还没来得及一见,就被屠了一族,更别说拿龙珠疗伤了。指望王昭君吧,她一只十几万年睡死在冰殿里两耳不闻三界事的凤凰,只知凤凰一族可以涅槃重生无所畏惧,完全不曾听闻龙族这种生物受了伤要怎么医。
        那一日她嫌白龙原身太过庞大,她的冰殿无处安置,用契约输了灵气过去把白龙化回人形。
        别说,白龙崽崽小时候长得还挺好看的,白软乖巧,水汪汪一双红宝石似的大眼睛,垂着双手衣袖刚好能盖过短短的手指尖……
        贼、贼可爱。
        可王昭君空有一颗让小可爱叫她两万七千年“姐姐”的心,看着对方染得半身软鳞所化白袍污作血墨的伤,也是无可奈何。
        龙族于海中几可不死,冰原唯有最中央的一片冰海是水,可寒气逼人,王昭君的冰殿就建在它旁边,温度低得吓人。王昭君想都没想,直接把手上拎着的小可爱扔了进去。她看着那条冷得瞬间化回原型的小白龙,点点眉心,取魂血一滴,弹指挥入冰海,海水寒气更甚三分。
        别提了,谋杀。
        纵是成年后的白龙王每每被问及“冰凰帝君待你如何”一类的问题时,也总是会先应一句“极好”,然后想起幼时被丢入冰海冻得神志不清同时又被凤凰魂血的涅槃火烧得生不如死的感觉。于是周身又是一哆嗦,旁人问及,只道是昨夜未曾睡好,灵气运转不周,以至方才略冷,见笑了。说着偷眼一看北方,远观冰原寒气时而似可凝做一只凤凰,再偷偷收回目光。

【昭君觉得你这是报复】

        韩信家住在城市靠边一点的一处小区。不是寸土寸金的地儿,楼层也就没盖成高耸得几欲入云的高度。十层高楼,韩信住第八层;三个单元,他住一单元;一层两户对门,他买下了两户。
        小区门是安安分分从地上走去的,之后也没胡闹,脚踏实地的走回楼底下,按了电梯回家,开门也是老老实实拿钥匙开的——物业和安保都很尽职尽责——虽然他觉得从窗户翻回家更方便些。
        居所于他而言不过是个摆好床睡觉的地方,但当初屋子装修是被他一老铁强行包办的。托那个严苛的家伙的福,韩信回家饿了还有厨房能让他弄点夜宵不必跳楼去找吃的惊世骇俗吓死监控室的保安。
        韩信检查了一下厨房乱七八糟的材料们,决定先烧锅开水把毛去了,然后抹调料腌着去洗澡,回来烤箱200℃速战速决。可就当他打开吸油烟机,旋开煤气阀准备烧水的时候,猛然间眼前一黑,耳畔抽风的嗡鸣声渐渐衰去:
        停电了。
        回忆片刻后叹气:合该这小鸡仔命不该绝——电费告罄今天本想缴费去但是忘了。银行上个月宣传的电子现金他还没想好要去办,这下连在线缴费都不行,心痛。
        可是心痛归心痛,储备粮还是要收拾的,不然家里一只死鸡,臭味不说,晚上睡觉他也嫌膈应。于是找来一只充电宝,插上一根LED灯,夹在腋下开始收拾这只鸡仔。
        他把半死不活温温软软的鸡仔丢进装了水的洗菜盆里小心揉净,期间这只奇形怪状的小家伙流血染红了两盆水,被疼醒之后还贼虚弱的张了张小尖嘴,并且偏头企图叨韩信的手——未遂。
       洗干净之后一身绒毛在白光下看上去黄澄澄的,非常好看,手感也超赞。就是身上伤口略多,腿也都折了,目测是砸地上摔断的,血流不止,韩信很愁它会把血流干死掉,明天的夜宵就没了。怎么给小鸡仔止血啊?云南白药加绷带行吗?
         家里常备各种伤药。韩信惆怅的冲干净一只大玻璃果盆上盖笼屉充当临时的笼子,死活按着鸡仔洒好药粉之后把疼的都没力气喊叫直冲他翻白眼的鸡仔和一小堆巧克力粉放了进去。看见鸡仔愣愣的盯着自己看,觉得良心上过不去,又去没电等于鸡肋的冰箱里翻了中午吃剩的白水煮花菜,放了几朵进去,这才不再回头,走出厨房,睡觉去了。
        小家伙窝在大玻璃盆里,疼的几乎神志不清,冷光远去,热源也消失在黑暗中,骨骼却像在燃烧。
        瞳子却是冷的,心中怒火中烧。
        呵呵,姓韩的你给我等着。
        呵呵……

#排列组合大概是龙信x凰昭and街头霸王信x我是歌手昭
#这是坑
#这是坑
#这是坑
#填不填看心情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