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信昭爬墙】生生世世(坑)

【天上掉下来个小白龙】
      他仓皇间慌不择路的御风向着北方奔逃,身后的追兵却毫无懈怠,腹部被法器穿过留下的伤处失血过多,让他头脑昏沉,只知一味的逃,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
        他又逃了三日,最终力竭坠下云端。
        法力耗尽,连最基本的人形都无法维持。白龙的原身重重的砸在冰原上,腹部一道狰狞的伤口蜿蜒,血液渗透冰层,热度融化了亘古不变的寒冰。血腥味随着冰原上呼啸着的寒风,渐渐变淡,扩散开来。
        追兵却再没有跟上。
        冰原深处的宫殿里,长眠的帝君张开了双眼。

        “咔嚓”
        白龙因逃难而始终紧绷着的神经让他强行自昏迷中惊醒——托龙族强大的生命力的福——他在冰原这种生命禁圈但水属性丰沛的地方勉强活到了第二天早上。
         冰晶碎裂的声音来自驻足于他龙首边上的冰原之主,王昭君。
        “你叫什么名字。”
        手持等身法杖的帝君垂下眉眼看向脚下狼狈不堪的白龙后生,语气淡然。
        “白龙族,韩信。”
        韩信试了试变成人身以尽礼数,却以筋脉剧痛而失败告终。
        帝君眼睫低垂,并未在意:
        “白龙遗孤,为我坐骑千年,你御冰之法,可报灭族之仇。”
        韩信看着她结在自己前爪边上的契约,迟疑了一下,一咬牙,把爪子印了上去。

【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A市的市中心很繁华,杀手联盟的收入也因此水涨船高,但更相比较而言危险的是夜里的街巷。
        韩信是A市最大的黑帮“汉”的头号打手,实际上说通俗点就是一街霸,就是长得好看,还贼特么能打。所以就算他把头发染蓝留长,扎成高高的长马尾,道上也没人说他半个丑字。
        “韩哥,还是您厉害!那姓曹的小子,打伤了我们那么多人,您刚去露个面他就怂了。”
        韩信面无表情的在前面走着,身后几个衣着嘻哈风的不良少年、青年乃至中年跟着他拍马屁,边说边互相附和的那种。
         A市晚上的城市交通已经结束了,但他们这边才刚打完架,一群混黑社会的三三两两结伴而行,开车的开车,骑车的骑车,走路的走路。
        韩信的住处整个道上不超过五个人知道,他日常冷着脸和其他人挥了挥手算做告别,转身翻上一栋平房,做着各种常人做不到的动作,向附近的一片居民区赶去。
        然而……
        “噗”
        韩信在走到小区前不到一公里的地方被从天而降的什么东西砸到了头,顿时只觉眼前一黑,就头重脚轻的摔了一跤,差点跌下房顶。
        他艰难的撑起身子,原地缓了好一会才恢复。低头看去时,只见地上一团毛茸茸的小玩意,探手捞起一看:竟是只长得怪异的小鸡仔?
       “鸡?居然……没摔死。”
       又相当心大地掂了掂:
       “这点肉还不够炖汤的。”



#排列组合大概是龙信x凰昭and街头霸王信x我是歌手昭
#梗是另一个太太的,我等会看看能不能艾特到她
#这是坑
#这是坑
#这是坑

评论(6)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