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信昭爬墙】白龙吟(合结)


【合】
        王昭君三千岁的时候给自己找了个大自己五万多岁的未婚夫,龙族的。
        理由是凤凰一族的凤们她着实不想嫁——别人家年长的族兄对族妹那都是自小宠到大,到他们凤凰一族,画风骤变。不说那个比她小了两千岁天生爱撩妹还技能Max的白毛凤凰,就说那几只比她年长的凤,简直就是她童年的噩梦,从小欺负她到大。凤凰一族又是天生地养无父无母无处诉苦,王昭君自小不开心了就只能揍一顿那只白毛凤凰——长大了李白剑术俞强她还打不过了——所以嫁个毛线。
        但是那个龙族的白龙不一样啊。
        虽说比自己老了五万多岁这个年龄差略大,但是能帮自己揍李白解气,还会在自己历尘劫差点冻死的时候带自己回故乡……
        他们在凡间的时候就有婚约,长公主和将门之后。两个跳入轮回封尽前尘的天人,机缘巧合轮回至一处,上演着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戏码,又有婚约在身,回天上之后,两个无拘无束不需要斩灭七情六欲的神仙,郎才女貌地,不生出来点情愫还真没人信。
       龙族的君主可能是一时性起,拎了几盒东海百年珍珠,拐弯抹角的跟凤凰一族的几只凤凰说:我们龙族想跟你们凤凰一族联姻,你们意下如何啊?
        同意之后缔了几条约,满肚子坏水的不提由谁来联姻,只约定两族所属,婚约自由,一夫一妻一旦结婚不要始乱终弃就行。其余一概不管,你爱搞基还是搞姬还是定婚反悔还是婚前逃婚……你们开心就好我们不管。
        托刘邦跟缔约的凤凰一族族长万般不靠谱的福,王昭君抱着“先定个婚试试,韩信要是对我不好,大不了我再悔婚……”的心理,年纪轻轻三千岁就给自己找了个未婚夫。
        凤凰一族的单身凤凰们羡慕嫉妒恨,龙族的单身龙们听到消息后有那么二十年看见韩信都绕道走——MD脱团叛徒。
        这事儿前一万多年还一切正常,但等到王昭君两万岁按凤凰族来算是成年了的时候,这俩正主还是迟迟没有动静,一帮子天人就有点急了:
        “所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成婚?”
        李白抱着他的酒葫芦坐在树上,百无聊赖的拿剑鞘戳戳坐树下桌边的王昭君。
        王昭君正盯着面前摆着的锦盒发呆——白龙王司战,韩信下界去镇魔乱前送她的,说是提前当生日礼物——她也很懵。
        “太白……我觉得……韩重言可能并不是很喜欢我。”
        “啊????”
        “尘劫我是头一次历,可他是第三次尘劫。对我而言或许是一段很重要的经历,可他应该已经习惯了吧。”
        “嗙”李白一头从树上栽了下来,砸在桌子上,骨头硌在桌面上发出一声巨响。
        王昭君手忙脚乱的护起锦盒,起身后退,毫不客气的看着李白从桌上又滚到地上。
        “爱卿免礼请起。”
        “……王蔷你想打架直说,重言不在你注意点。”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冻上?”
        李白翻给她一个白眼,站起身习惯性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扯回话题:
        “当初在人界爱得要死要活的是你们俩,回天上秀恩爱闪瞎路人眼的也是你们俩,你现在跟我说你觉得重言不喜欢你……再见!我不是很懂你们夫妻两的情趣。”
        王昭君忧郁的望了一会儿李白离去的背影,又忧郁的摸了摸脸上的肉肉:
        “可是重言为什么还不娶我呢?”
        也不来看我。
        委屈,想哭,我忍。
        金凰抱着她未婚夫送的锦盒,忧郁的踱回自己的卧房。
        迈着两条小短腿。

【结】
       事实证明,有未婚夫的女性,无论实际年龄有十几万岁, 心理年龄还是会幼稚得像个几千岁的娃娃。
       李白被扔给女帝解冻之后四肢僵硬,他揉了揉冻得面瘫的一张脸,努力摆了个可怜的表情,对着武则天诚恳道:
        “天帝大人,小人觉得和白龙王比起来还是技艺不精,而且您看白龙王他都已经下凡了……”
        武则天坐在椅子上垂着眼帘望了望他,又抬眼瞅了瞅站她跟前眼巴巴望着她的王昭君,干脆闭了眼睛,目不忍视:
        “白龙王早亡,蔷儿这个小未婚夫尚未成年。蔷儿担心涅槃影响到她未婚夫以至其早夭也是情理之中。为防这悲剧重演,青莲仙君,你就替蔷儿的未婚夫走这一趟,白龙一脉的千年醉允你五坛,可好?”
        李白换了副悲愤的表情,瞪了王昭君一眼,然后沉声道:
        “十坛!”

        “你是谁啊?”
        韩信被王昭君拉着回天界的时候心里是拒绝的——虽然你真的很漂亮我很喜欢,但是我是有未婚妻的一条有原则的龙嗷——别拉着啊我求你了小姐姐,我媳妇儿万一刚好醒来看到了怎么办啊!!!
        王昭君闻言后犹豫着缩回了手,小心翼翼道:
        “你那个传说中的未婚妻……呃,你干嘛?”
        话音未落这条白龙就眸子一亮,伸手又把自己的手又牵了回去,还错开指缝非要十指相扣。
        韩信眸子亮晶晶的望着她,真诚赞美:
        “媳妇儿你真漂亮!”
        “……”
        “媳妇儿你带我回来是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你想我了呀?
        “是……涅槃劫,”抬手给他看看手腕上那条死活拽不走的小龙:“你送给我的坐骑有你的魂魄,我担心撞上你和蚩尤决战分心。
        韩信皱了眉:
        “你想叫我把它收走?”那万一你渡劫真的用得上它呢?
        结果人家金凰只是眨眨眼睛:“送给我就是我的了,”又凑近一点冲着他笑:“你也是我的,”再退回去:“帮我护个法啦!”










       
        “你就当是……我想你了。”
        好久不见,韩重言,我的未婚夫。
        韩信点了点头。

                   END

PS:合结……倒过来是……呃,咳咳,我什么也没说。
         居然完结了呜呜呜_(:з」∠)_
         起承转写完第二天忘了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了,于是拖到现在,硬生生掰成欺负白斩鸡🐔(不是
         信昭这个墙头我爬得好嗨啊还想撸番外(你走
       

评论(2)

热度(51)

  1. 橘枳末北无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