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信昭爬墙】白龙吟(起承转)

【起】
        龙族白龙一脉当今的太子,韩信,自打出生以来便不晓得自己父母是谁——据当今白龙王说他是打白龙圣地虚空深处自己化出来的一只白龙崽崽。
        但是自打他出生起,就有了个修为比他高了不知几万年的,未婚妻。
        年幼时期的韩信曾经委屈的问过给他定下婚约的龙族的君主:
        “君主,为什么要给我定一个比我大那么多的未婚妻,我以后岂不是要娶一个完全没有共同话题的老婆婆?”
        刘邦当时正在忙着处理一书案的公文,闻言一脸震惊的从满篇“之乎者也”中抬头瞪了他一会儿,道:
        “金凰虽长你些许,但万年于我等何尝不若一瞬。凤凰一族又个个是天上天下难得的美人,你小子就知足吧!”
        然后又小小声的嘟囔了句:“不要给我。真是的,现在的崽子——”
        刘邦又埋下头接着奋笔疾书批公文。
        侍立于他身侧盯着他办公的张良看见小白龙崽崽依旧苦着一张小脸,忍俊不禁地出声道:
        “金凰大人虽说年长于你,但她常年闭死关,动不动就一睡几千年,心性宛如稚子,天上几乎没哪个神仙会不喜欢她的。等你长大了,见到她,也不会觉着不喜欢的。”
        虽然君主的不靠谱是出了名的,但张良大人是银龙一脉的,银龙一脉从不说谎,于是白龙崽崽懵懵懂懂的应了一声,然后好奇的问他:
        “那她为什么总是睡觉呀?”难道是在等我吗?
        张良看着眼前的龙崽小脸儿红扑扑的还以为他是热的,未做他想:
        “大概是因为无聊吧。凤族人少到一只手就能数得清,生来就是一族至尊,也没什么人跟她玩……你以为都跟你似的,成天到处闯祸。”
        韩信吐了吐舌头,心里已经开始可怜起他那素未谋面的未婚妻了。
        而此时的韩信,年岁连半百都未到。

【承】
        龙族白龙一脉当今的太子,韩信,每天爱好三件事情:
        找白凤打架、睡觉、想给他的未婚妻今年送点什么生日礼物。
        白凤是凤凰一族的首席长老,不过韩信觉得他这个首席长老当得相当有水分——天上天下统共就没几只凤凰,什么族长、至尊、首席长老、大长老、执法长老……几乎每只都有个听上去很有地位的族内职位。
        不过韩信找他打架倒是从来没打赢过,毕竟白凤在天上号称青莲剑仙——他身为一只凤凰,几万年的光阴全都用在喝酒赋诗钻研剑术上了,韩信能打得过他才怪。
        “李白,”韩信这天又一次败给白凤后皱着眉叫他:“昭君今年生日你说我给她送点什么好?”
        剑仙听了开头倒是已经懒得计较这龙崽子直呼他姓名的事,但听了内容后一口酒却差点喷他脸上:“你省省吧!”
         神仙本来寿命就漫长得可怕,凤凰一族更是其中翘楚,龙族虽说比不了凤凰可以涅槃重生寿命长,但也没有几条龙是自己短命老死的——他们大多是战死——所以你一条龙闲的没事干做什么年年给一只凤凰过生日送生日礼物???闲的???天帝寿辰才百年摆一次宴呢,韩信你这是……
        “你这是病得不轻啊!”白凤一拍酒坛子道。
        韩信眼神死。
        你个没未婚妻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小爷我这不是心疼我媳妇儿闲的无聊只能睡觉吗!!有问题?不服憋着!!!
         韩信气呼呼的扭头回家睡觉。
         晚上他做了个梦:
         金瞳金发红衣金法杖的美人儿笑魇如花的骑在一匹白马上冲他道:“你和我还客气什么呀,实在想不出来就把你自己送给我不就好咯~连你都是我的,以后都不用送我生日礼物了呀!”
        于是他到这一年金凤的生日前,日常变成了:
        找白凤打架、睡觉、想怎么把自己送给未婚妻。
        韩信面皮薄,没敢把自己送上门去给人金凰做冰雕,他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龙凤二族虽然尊贵强大,但旁枝也有些蛟龙朱雀之类会给他人做个坐骑。龙族不在意这个,因为他们族长除了爱好给自己老婆当个坐骑以外自己的坐骑就是条血统不纯的土龙;凤凰一族也不在意这个,因为他们一族有一个奇葩传统就是需要集体出远门的时候打一架,谁输了谁化回原身把大家载过去,当然如果谁开心了愿意主动来的话打架的步骤就可以省了——谁让他们动不动就涅槃,气息一变坐骑还得重新收。
         韩信想的这个法子就是给他媳妇儿,啊呸,未婚妻,送个坐骑。
         九天灵气仿着自己的原身凝出个龙身,这是练器的法子;三魂七魄拿本命法器——哦韩信没本命法器他是用爪子——各挑出一缕封进龙身赐予灵性,这是……这是冰龙一脉当今的龙王赵云当年勾搭他媳妇儿的法子。
        灵龙护主,常伴卿身,天涯海角,难隔吾心。
        赵云说是跟初代白龙王学的,韩信觉得那真是个天才。
        大功告成,坐等寿辰。韩信少了件日常,乐得跟陪李白喝点酒听听诗。
        此时的韩信,不过万岁出头。

【转】
        王昭君被李白强行用剑气惊醒的时候起床气差点把那只白毛凤凰冻成冰雕扔下九重天,但当她冷静了一下看到自家府上整整齐齐摆了满屋子的陌生物件之后就愣了:
        “李白你是来向我提亲的吗?”
         王昭君正在心里盘算着怎么委婉的拒绝这只撩妹无数从无败绩的白毛凤凰,白凤就从她的卧房门口的地面上捞了只白玉匣子,脸色不大好的递给她:
         “不,我还想多活几年。”
         她打开那只匣子:一只灵气凝成的龙,时而聚成一只龙纹玉镯,时而散成气态的一条小龙。
        灵龙冲她小小声的低吼了一声,然后顺着手指游上她的手腕,轻轻咬了咬,卷尾聚回了龙纹玉镯的样子。
         王昭君一怔,随即跑回枕边打开一只锦盒,里面躺在绸缎上的赫然是一只一模一样的龙纹玉镯,只是灵性失尽,碎成了若干段。
         那是她三千岁的时候她的未婚夫送给她的,在她第一次涅槃的时候救了她一命。
         王昭君垂着眼帘,面上是万年习惯了的清冷,只是一字一句音色哑然的问李白:“他在哪。”
         他回来了……是不是?
         “龙族三万岁成年,他万年前自白龙一脉圣地自凝魂魄身躯,而今算是白龙一脉的太子。龙族的帝君都被他气笑了,说重言可能是见不得自己老婆跟别人有婚约,一句玩笑话也要当真,赶着时间非要抢在白龙族代理族长生子前重生,连法力记忆本命法器都一概不要,闲的没事干非要重修,这大概是旁人不能懂的情趣。”
        “他在哪。”
        “岁不足百的时候还委屈的担心自己会娶个无话可说的老婆婆回家,听张相说了你成天闭死关睡觉可能是因为无聊没人陪你玩之后,简直无师自通,年年逢你寿辰必送点东西到你府上。我李白此生撩妹无数未有失手但对他真是甘拜下风,他这个耐心我可是没有的。”
        “他在哪。”
        “蚩尤为祸人间,他转生下凡平乱去了。万年里的法力记忆阎王倒是没好意思给他再抹一次,但是,你不觉得这个情形有那么点似曾相识吗?”
         李白指指王昭君手上那只装碎玉的锦盒:
         “孔明,哦不,那只神烦的白泽,刚才贱兮兮的跑来告诉我说你月內又要涅槃了。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涅槃撞上那个智障跟蚩尤大战分人家神的可能性很大啊,就你这破运气。”
         王昭君泫然欲泣,伸手去拿她那柄湛蓝的法杖,然后突然对着李白身上就是狠狠一敲。
         李白一愣,就被冻成了一座冰雕。





tbc

评论(5)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