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Richard/Jason】“我好想你啊”(YJ3设定 无差 END)

1.

那个用武士刀带兜帽的刺客,很难缠。

这是第一次交手后,夜翼对于红兜帽的印象。

 

2.

他可能有些过于难缠了。三番五次被红兜帽打断任务的夜翼心想。

你是每天没有任务还是雷霄奥古给你的任务就是盯紧我???

夜翼一只手用短棍架开红兜帽的武士刀,另一只手上的短棍按开了电击,把对方抵到墙上,然后问出了那句话。

红兜帽被他整个人用身体抵到后背顶着墙,脖子旁边就是夜翼的电击棍。他们离得可真近,近到红兜帽觉得对方都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近到他们的身高差现在无比明显。他得很辛苦的抬起下巴远离电击棍,然后垂下眼睛去和夜翼隔着两人的眼罩对视。

白色的目镜在这种时候就显得真的太碍事了。他看不见夜翼的蓝眼睛。

夜翼也没法透过他遮得严严实实的眼罩看见他的绿眼睛。不然很可能夜翼会立刻因为那熟悉的颜色认出他的身份。

那可大事不妙。

那可太好了!

那样他就知道我是谁了。

那样他就知道我是谁了!

他还没认出我是谁。

他怎么还没认出我是谁!?

红兜帽瞪着夜翼脑内斗争了一会儿,越想越生气,于是他终于在夜翼面前开金口讲话了:

“……Grayson.”

言简意赅,语言精练。

效果甚好——夜翼分神了一下,他乘机脱身。

一点都不好——夜翼分完神就完了。

一点多余的——该有的、他希望有的反应都没有。

红兜帽隔着眼罩生气地翻了个白眼,想起来对方看不见,干脆又收刀比了个中指,然后扭头就走。

气死老子了。

 

 

 

3.

夜翼是真的搞不懂这个刺客是什么脑回路。

打架是打得挺凶的,但每次不是输了比中指扭头跑,就是刀架着自己脖子然后刀不动抬腿踹一脚就收刀扭头走人。

你什么毛病????

他企图弄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未成年幼稚小朋友让雷霄奥古养成这么个搞笑似的刺客。奈何人家裹得严严实实,自己又不用刀能现场偷采血,声音又查不到任何数据,神谕表示爱莫能助,大蝙蝠的数据库也帮不上忙。

所以你到底谁啊!!!

某次夜翼已经放弃计数几乎当日常对付的暗——啊呸,上门切磋,夜翼边拿短棍敲红兜帽边暴躁的问他:“兄弟你到底有什么毛病?”

红兜帽也不甘示弱,认识——打架这么多回了,他第二次开口了:

“Fuck you!Dick,you are a dick!”

夜翼当时就被镇住了。

这是何等的……算了无力吐槽。

红兜帽骂完之后扔下明显懵逼的夜翼,气呼呼的又一次扭头走了。

心好累。两个人不约而同的想。

 

 

 

4.

讲道理,奄奄一息的时候等来队友营救前先等来对头来救他……这个情节发展应该是令人惊讶的。

但是,还是讲道理,换你一周被同一个人从各种犄角旮旯里面冒出来干架四次以上,你就得习惯身边总有这么个人成天盯着你了。

被丧钟揍到连爬都爬不起来的夜翼在被红兜帽背在背上往安全屋里送的路上昏昏沉沉,选择性忽略了为什么红兜帽知道他的安全屋在哪这件事,反正他天天跟踪自己总能看得到的不奇怪不奇怪。

 

 

 

 

5.

他就知道。

照之前那个架势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他俩得成为生死之交。

现在真的是各种意义上的生死之交。

“你看,”夜翼搭着垂着头捂脸的红兜帽的肩膀:“你也救我这么多回了,你眼罩口罩丢了就丢呗……好吧。兄弟你要是真介意的话我闭上眼睛不看你行吗?你这垂着头我看着都累。你比我高,低头想不让我看见,那对颈椎可是很大的损伤……”

夜翼看着他的侧脸,突然有种奇异的感觉,他搭着对方肩膀的手捏紧了,另一只手轻轻抬起红兜帽的脸,而他毫无反抗。

……是

“……Little wing……?”夜翼僵在原地。

是小翅膀啊!!!!!!!?????

是小翅膀啊!是杰森!罗宾!是他曾经英年早逝的弟弟啊!

这是真的吗?还是我尚在梦中?

这是什么午后梦境吗?让他出口的话语都极尽轻柔,生怕惊扰停靠他瞳中的幽梦精灵,他可能随时离开,让这幻境支离破碎。

但他眼前的青年生龙活虎地,冲他愤怒地比了两个中指:

“我操你个屌头!你他妈根本就认不出来我!我*&……%¥#@)——+(~!*……!”

迪克根本没心思理他后面到底骂了些什么,或者他多么努力想要显得自己很生气并以此来掩盖自己脸红到了脖子根。

他尖叫了一声,然后把被他吓到但是比他高的青年揉着头按进怀里,抱住。

“小翅膀——!真的是你!呜呜呜呜呜……”他往对方的衣服上抹着眼泪,可能还有鼻涕:“我真的好想你啊!呜呜呜呜呜呜……”

杰森努力的把自己的头从他大哥的胸肌里拯救出来,在窒息的边缘猛吸一口气缓了缓。迪克抱着他根本不撒手,他只好把人按到自己肩膀上,防止他的脸在自己的胸甲上压出印子夹到肉什么的。

然后他回抱住他大哥,把脸也埋到对方的肩膀里,小小声说:“我也是。”




END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AAAAAAAAAAAAAAAAAAAAAAA啊啊啊我的CP是真的!!!!!!!!!!!!!!!!!!!!!!!!!!!!!!!!!!!!!!!!!!!!!!!!

我激情码字!

睡不着了吚吚呜呜呜呜呜

我哭泣,我旋转跳跃,我膨胀,我连桶都能等到还有什么等不到!

2018是我桶元年!(NC粉爆言)

编辑部斜线刊安排一下吗!(泪眼婆娑+丧失理智.jpg)

评论(2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