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TSN/ME】一个脑洞(头号玩家paro)

一个大杂烩式的脑洞

名字就叫“特殊玩家”吧

首先讲一下这个故事的背景:

TSN事件完整后移50年,我们假设那个时候的互联网、人工智能、机器人、人工神经网络、VR游戏.......已经相当发达了,而马总创办的Facebook不只是个社交软件,它还是跟基于人工神经网络、人体生物细胞.......总之就是借助头部仪器和神经传感器(类似那个诺兰的座椅),可以直接人体DNA识别信息登陆的一种新型交互平台,有点类似于steam,或者苹果商城,手机小米商城华为商城这样的。当然旗下也会开发网游(VR),制造全身传感衣、神经传感装置等等。

比较重要 是这个故事带三代蜘蛛侠跟小绿魔玩。[其中二代是华多本人小号,蜘蛛侠他很喜欢就氪金买了皮肤;一代是理工死宅,抽皮肤的时候因为太欧了随手就是个史诗级皮肤蜘蛛侠;三代是现实中的真·蜘蛛侠,和二代小绿魔是正经男男朋友,游戏皮肤是用在此之前的所有游戏时间辛辛苦苦攒碎片攒出来的(其实不是,是小绿魔赞助的);两代绿魔那边,一代现实是一代蜘蛛侠的男朋友,富二代,二代绿魔的堂兄,发现男朋友有蜘蛛侠皮肤之后立刻氪金买了一套小绿魔的,因为这俩皮肤有羁绊加成,这孩子就默认情皮了;二代小绿魔是真·小绿魔,因为奥斯本家有钱,所以他氪金了,本来一开始买的是蜘蛛侠的皮肤,但是他男朋友真·小蜘蛛一直在努力攒碎片,他就把自己买的送给Peter了,又因为绿魔的皮肤碎片价位低所以他用Peter攒的蜘蛛侠碎片换了一套自己的皮肤。]呃,括号里面不重要,这帮人的作用是给华多当队友......

其实上一段都算彩蛋啦,正文不打算让队友们的身份曝光的。充其量最后让小绿魔知道华多皮下是谁。

故事发生在2063年,没算错的话应该是FB做出来之后的第十年。

FB官方宣布FB的创始人MZ出车祸,抢救结果是,在重症监护室昏迷。三个月后没有转醒的兆头,并且FB董事会及其律师收到一份由马克本人亲自提前撰写好的遗嘱。车祸是指,他坐在自己的车后座上,带着头盔开会,前面司机在开车,结果被追尾了,肇事方下落不明,目前推断是买凶杀人,而司机除了手骨折与擦伤之外没有别的大问题。

有意思的地方在于,遗嘱中提到他将自己名下共55%(私设)的FB股份分为25%和30%两部分,25%的部分转给一个名字被动态加密的人,目前没人能破解,另外30%他留给“the winner”。

”the winner“的判准是,四个月前(也就是车祸前不到一个月)马克自己和两名搭档写出并通过公测正式运营的一款VR互联网游戏,他在游戏里面藏了彩蛋,可以通过三把钥匙找到,得到彩蛋者,得到这30%的股权。并且到时将公布25%股份的继承人。

在那之前,这55% 的股份暂由某两人保管,这个某两人是FB某高层,和达斯汀大宝贝.......对不起我懒得起名字了。

值得一提的是:据某著名教授推测,Mark可能在车祸时意识困在了互联网,所以没能醒来。

之后是三年的时间,那个游戏还蛮好玩的,所以就算没人找到任何线索,也有很多人在玩,而且,头号玩家那个设定嘛,全民游戏。

盈利很大,Mark又不能算是死了,55%股份够他烧钱睡医院到下数几十辈子,公司盈利还更多了,所以FB高层没有意见。

华多这边。

53年之后他不好过了很久,因为他是教科书级的反例,美国华尔街和各大公司都不要他,他当年还和家里闹掰了,最后走投无路,拿着赔偿款西渡远走新加坡移民,辛辛苦苦,后来才成为了新总裁。63这个时候对马总的感觉是,虽然不算不共戴天老死不相往来,但也还没释怀过一半,结果马总就出事了。开始三个月他没什么概念,潜意识觉得马总过段时间就会醒了,不醒跟我也没关系。公布遗嘱之后有点出动,但是毕竟公司老总,忙,转眼又是各种事情,一忙半年没了,这个时候游戏里面到处都是找彩蛋的,他知道之后皱了下眉头,没管。第一年过去后这个游戏彻底火了,因为马总之前有准备好更新方向和各种更新包,两个搭档也又各自带了项目组维护这个游戏,总之就运营得非常好,游戏也很棒,于是火了。

在花朵周围所有人都在玩这个游戏,讨论这个彩蛋什么时候能被发现,谁会是这个幸运儿的时候,华多突然意识到Mark已经两年没醒了,也许他再也不会醒了。

晚上他做了个梦,他很久没做关于Mark的梦了。

他梦见自己耄耋之年,乘一架飞机回到一别多年的美国,去那家医院,看见躺在病床上带着呼吸机多年未醒的那个人,到死都没再睁开眼睛。午夜梦醒,他突然想起两年前那个教授的推测,近年来有越来越多的专家与学者们认为这一推测合理性很强。

那么Mark可能在网络的哪里呢?

华多立即在网上订购了玩那个游戏需要的系列装备,然后回床上睡觉。

第二天醒来,开会一上午,下午东西到了,他看着那一堆东西,最终还是放进了仓库。

接下来一年,他经常隔三差五想要进游戏看看,但是每当他准备去仓库拿装备的时候,他总会裹足不前,并且脑海总会浮现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比如每天有一个重要的会议,比如底下还有个聚会,比如忙了半个月自己需要休息......

直到FB官方宣布MZ昏迷三周年,而彩蛋至今没有被找到,他们将在遗嘱公布三周年的时候对当年MZ写游戏的那两个搭档进行一期专访。

华多知道消息是在公司,当时他沉默了一下,然后回办公室告诉秘书,今天下午和明天一整天,没记错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那就全部帮我推掉,我太累了不舒服要回家休息。

回家的路上堵车一刻钟,说真的,这个年代还堵车???他回去之后立刻从仓库把装备找了出来,登陆的时候犹豫了一下没用FB成立最初自己注册的那个账号,而是注册了一个新的账号,进去之后,随大流没用真外表,先穿了系统免费的机器人皮肤,然后浏览氪金界面,刚好蜘蛛侠皮肤在第一页里面,他比较喜欢,就买下来了。

之后陆陆续续遇见了其他两对蜘蛛和小绿魔,真·小蜘蛛还对他开过玩笑,说你的小绿魔呢。华多说我们分手啦。然后假·小蜘蛛(比华多矮)围着他转了两圈之后说,呃,或许,那不是你的小绿魔,但是没关系,我们可以陪你一起找到你的小绿魔呀。华多随口应付说好的,那谢谢你啦。

华多上线那天,有人误打误撞试出了第一条线索的谜底,于是第二天登陆人数极其多,然后又有很多人数据清零导致强制下线。

因为第一关是赛车,终点线前有一个大猩猩,第一批没人能过去第二批有人卡走位绕过去之后发现后面开启钥匙匣子的外面有一道数学题,但是当时过去的那个人是个上课没好好听的高中生,于是他也清零强制登出。同时游戏自动公告说卡走位不是正确的通关方式,请大家继续寻找正确的方法。于是反应不够快不能卡走位的玩家开学了,继续找办法。持续了一个多月后有人找到了办法,没有公布出来,但是都死在最后那道题上了,很尴尬。

题和方式都没公布,后来有人高价贩卖题目和方式,小绿魔跃跃欲试,这个时候华多拦住他说,我们再看看纪念馆(就电影里那个回忆博物馆),这下他们发现了方法,几个土豪又觉得试一试呗,题目一群理科生肯定会做,就去试了倒车,到达了重点。

彩蛋:高价贩卖题目的是一个叫莱克斯·卢梭的玩家,是个游戏内做生意的玩家,在游戏里面有一个百人组织,自称是一个公司,主要就是倒买倒卖,鉴于游戏的高灵活性,在游戏里面玩模拟人生开公司也是可行的。不过搞笑的是这个叫莱克斯·卢梭的秃子商人,他用的面部皮肤是FB创始人MZ的,所以有很多玩家线下吐槽他是个MZ黑甚至FB黑。

蜘蛛和绿魔五人小分队到达终点,看到了拿那道题,发现大家都会,然而小蜘蛛敏锐的指出:这个公式MZ希望我们写的应该是棋手公式,就是回忆录里面的那个写法,不能写错任何一个赋值习惯。一代虫说哦怪不得前面那些人都挂了,因为他们用了题目里面给的赋值,而且他们没记住那个公式当年的写法,纪念馆里面那个公式在一面窗户上面,大家还是反着看的,之前都没人注意到,不仔细看还以为只是普通公式。小蜘蛛说,那你是不是记得,快告诉我说你记得。一代:.......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华多上去刷刷两笔写好了,钥匙get。

众人:崇拜的眼神。怎么做到的!

华多:那段我看了好多遍。

在脑海的回忆里面。

因为第一名产生,所以题目市价暴跌,很快大家都知道了,之后陆陆续续很多人都找到了通关方法。

第二关

很简单,大概就是在一个人山人海满是NPC的自助餐厅避开所有放了鸡肉的菜,并且答对关于”谎言雕像“的那到题。鸡肉的部分,解法是在纪念馆看见的,在被告知第一关结束每个人都被送了一只跟随小黄鸡之后,小绿魔就敏锐的发现这个情节很像纪念馆里MZ和ES在对证时吵架提到的鸡肉内容相似。而”谎言雕像“的部分,华多回答了出来,其他人都认为他是博学,但实际上他心里开始心情复杂。

第二把钥匙到手后他沉默了很久,心很乱。之后好多天没上游戏,队长准备移交给小蜘蛛,被拒绝了,理由是小绿魔吃醋,什么我自己已经有个公司了,谁再敢给我男朋友别的公司的股份让他去当我对家的股东我就揍谁。对,小绿魔自称自己是个开公司的,而且和FB是竞争关系。(华多当时真的打死都想不到小绿魔这个公司是指搞生物科技的奥斯本公司,你告诉我这他妈和FB有什么竞争关系???)

刚好大家都忙,第三关搁置很久。

华多那天拿到第二把钥匙,准备移交队长未果,然后下线之后,冷静了。

站在找彩蛋的角度来讲,当你心里明知道自己一定会成为winner的时候你的心情的确会很复杂。

但是,华多心里乱,却也只乱了一会儿。

因为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在这个所有人都在找彩蛋的游戏里,只有他是来找Mark的。

于是工作闲暇时,他抽空去接触了大部分顶着MZ脸的玩家,第一个就是莱克斯·卢梭,几次见面下来,期间他排除了几十个MZ脸的玩家,对卢梭却没有一个确切的评价,他没摸透。值得一提的是这段时间卢梭换上了MZ同款卷毛发型,他不说话不笑不挑眉的时候看上去还确实有点像Mark,只是他的绝对理性化思维和永远欠揍的为人,又让华多觉得他可能不是。

丹尼尔是华多在多次见卢梭期间排除的众多MZ脸之一,愿意特别简单,这个天眼魔法师座下四骑士之一的爱之骑士,确实是个总所周知的”Lover“,调情真的是信手拈来。哪里像MZ那个机器脑子了?嗯?

麻烦的是,这个丹尼尔,他对华多极其热情。第一次见面是华多路过他街头快闪表演魔术,丹尼尔站在他面前给他递玫瑰,然后说如果自己把雨停下他愿不愿意和自己去(游戏里的)酒吧约会,华多当时挑眉说好啊。然后丹尼尔就把雨停住了。

他们去酒吧跳舞(电影里面男女主角在半空跳的那种),争了一会儿后,说好轮流跳女步,最后丹尼尔说自己喜欢他,他们抱在一起,脸离得很近,是能接吻的距离。

然后华多推开他说,十点到了,舞会结束了,准备下线。丹尼尔凑过去拦住他说能不能告诉自己为什么。华多说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我刚才只是把你当成他,很抱歉。丹尼尔说,没关系,那就把我当成他。华多说不行。丹尼尔说没关系我不介意,我爱你。

华多就推开他:你不明白!他不会对我说爱!他并不爱我!

然后现实一摘头盔,下线了。

之后丹尼尔经常偶遇他,见面疯狂示爱,主要就是变魔术逗他,说情话,偶尔保护他。

久而久之,不止四骑士粉丝团知道爱之骑士有心上人正在追,全游戏都知道,目前领先的冠军组,他们的队长现在身边有个不请自来的骑士,此人成天骚话连篇,还不好招惹,间接逼退了很大一部分企图在游戏里杀死华多抢钥匙的玩家。

后来华多真的忙,年终了,他就游戏内把钥匙邮给了小绿魔,提了队长移交申请,邮件说明了情况,就专心忙三次一个半月没上线。

等他闲下来了,刷了刷新闻,发现FB官方被发现有高层企图拆解游戏代码作弊找彩蛋,但是还没被证实,不过近期频繁的更新和小区域性卡顿,为这一传闻佐证。

华多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件事不大好,于是给FB高层打了电话,问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毕竟他手上有5%股份,有权知道,于是知道FB董事会希望尽快落实55%股权,正在采取小范围的代码替换,以期能够找到彩蛋。

华多觉得问题略大,万一哪段代码替换影响到被困在里面的Mark呢?就联系了达达童鞋,合集35%股权,叫停了代码替换,但是只能拖一阵因为大部分人倾向于尽快寻找,迟迟不落实让董事焦虑,别无他法只能用代码替换来找。

华多心烦意乱,回家觉得问题还是在尽快找到Mark,于是他上线了。

上线之后几乎物是人非,首先第三关被小绿魔他们找到了,而队长位和钥匙小绿魔接收了,然而他因为长时间不上线,系统自动让他离队了;其次,从他下线后第一周开始,丹尼尔也不见了,被传说是追人被拒伤心了。

华多内心吐槽完小绿魔明明年底都有空玩游戏肯定不是什么大公司(其实人家是甩手掌柜当得爽快)之后,找莱秃买了点急需的装备,由于着急所以,花了点冤枉钱,交易完后,莱秃神色复杂的说了一句:“所以你还真是很抖M啊……”顺便一提这个时候他又是秃了,卷毛发型他不用了。

然后小绿魔他们上线,给他发组队邀请,他没点,只是回消息说自己有别的事情想做,不想找彩蛋了,你们玩吧别管我了。小绿魔几次三番劝他无果,遂作罢。

第三关是自己撰写一份合同并且签署,据天眼魔法师(NPC)说签完合同就能得到股份,纵然有很多显示中的律师开出各种各样的合同,但是目前没人写对了。

一边,华多在满游戏找人没结果。
另一边,小绿魔研究了一下纪念馆的回忆,拟了一份几乎和当年死亡合同一模一样的合同,游戏里买了一只一模一样的钢笔,把合同拍桌子上,然后把钢笔扔魔法师头上,冷笑:合同不该签。然后抬头对着无尽代码吼:你写这个游戏不就是想哄ES回来吗,你那么内疚,怎么可能还要再让旧日重现,再签一次合同让自己后悔?

这个时候外面还是在悄悄继续代码替换,华多着急但是没办法,上线焦急中,结果还被人满世界当成移动金库追杀,途中小绿魔给他发组队申请,他胡乱点了,然后一到召唤白光,他被传过去了。

到了之后小绿魔把get的钥匙全部给他。

emm钥匙全部替换成玫瑰花蕾吧,三个钥匙是三朵玫瑰花蕾,寻找的三个重要的玫瑰花蕾。因为我想玩梗。

“爱德华多•萨维林?”
“……”
“拿着吧。你才是最重要的那个玫瑰花蕾。从一开始,他就没想让别的人赢。”
“你是怎么知道的。”
“(笑)不止你的男朋友是个黑客。”
“Peter?”
“嗯哼。很早之前就怀疑你是萨维林了,前阵子你不在线,FB逐段代码替换造成了很多漏洞,我们就黑到了你的身份。”
“……”
“我想他在等你。”

华多小声说了谢谢。

玫瑰花蕾摆成三角形,他被传送进了彩蛋所在。

见到了马克。

华多看着那个马克,问他,你做这些,是不是你喜欢爱德华多•萨维林。

那个马克无机质的一双眸子看着他:是的。

华多:你是想要他原谅你吗?

马克:你觉得他会原谅我吗?

华多:……

华多:你是不是真的死了。

马克:那你觉得是不是呢。

他那一张由代码组成的脸,冰冷,眼中的晶体无机质,也毫无温度,华多带着他那张熟悉而久别不见的脸,沉默。

最后他闭上眼睛:我不知道,但是我很想你,Mark。我很想你。我想见你,不是在游戏里。

他睁开眼睛,马克伸出虚无的手,抹去了他脸上虚无的眼泪。华多抬手抹了一把脸,手上感觉湿淋淋的,低头看去却什么都没有。

马克说:别哭。我亲爱的,别哭。

华多看着他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流进脖子里。

马克擦的掉他在游戏里的眼泪,他放弃抬手自己擦掉现实里的,因为他的手已经很湿了,而眼泪还在止不住的流。

马克说:如果我现在向你求婚你可以不要再哭了吗?

华多:我不接受,我要你亲自把戒指拿到我面前给我戴上。

马克说,好的。

华多终于笑了,眼泪还挂在脸上。

马克伸了伸手,还是放下了,语气相当轻柔:找张纸好好擦擦你的脸,眼睛要拿水冲一冲,要肿了。

华多说,好的。

马克给了他一个微笑。

华多想起来正事:FB高层在逐段替换代码,你……

马克眯了眯眼睛,打断了他,说这个我能处理,你下线处理好你自己的问题吧。

华多听话下线,结果没两天FB高层做法激起民愤,因为逐步替换代码的行为严重影响到游戏的正常运行,玩家们抗议,说高层不要脸,Mark人还在病房躺着没死呢,你们这是利令智昏。

事情闹大之后好一阵拉锯战,一周后,Mark醒了。

评论(3)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