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北无恙

杂食点赞狂,关注需谨慎!
希望迪基和二桶早日结婚(゚Д゚)ノ
凹凸世界安吹,打农药手残,全职花式挖坑不填,欧美圈疯狂点赞
喜好极其广泛,盗笔,全职,农药,勇冒,fgo,秦时,异人,凹凸,欧美圈……沉迷一切用剑的帅哥。
DC全部可逆,全职半可逆,其它单行。
真·杂食(但还是有原则的,比如你看我雷大部分叶受、白受)
脑洞多,手速慢,还懒。

【原创大纲】别看了,BG

设定是修仙。
东灵,一家大宗门,正统正经门派。
修仙制度,仙法、符阵、练器、御兽、药蛊、入魔……暂时这些。
女主为东灵一中层管理层,只是个真人,故事开始时并不是一位长老,与现任掌门同代,现任掌门仙法修行高得她难望其项背,关系一般,同门情义罢了。
她曾有天纵之资,但是后来没有变厉害……胡诌一下,她现在只是元婴初期。
修仙基本只看过耳根的,那就编一下:练气煅体、凝气、结丹、金丹、元婴、婴变、化神、问鼎、阴阳、虚空、造化、流光。一共十三个,流光就是可以飞升了,看开一切,这些人不会闲的没事干搞事情报仇护短打架……总之掉价的事情不干,就偶尔讲座,四处转转,找找伴侣……总结一下就是混吃等死,死了就是飞升,或者直接飞上仙界也可以,他们已经是仙人了。境界名取自“击空明兮溯流光”。
这一代掌门上任、她当上外门掌药一职、有资格做“真人”、能收徒弟以来,东灵收过无数届弟子,总之两三百年了,她没收过,只有短期小药童,他们是外门弟子,药理有天赋才来给她打下手熟悉药物丹方。再有就是给外门弟子讲座,讲药理,偶尔有感兴趣的弟子会来咨询她。
哦对了,她平日多以男装示人,,只有她的同辈和长辈知道她其实是个女的,只是长得一般,又不怎么注重仪表,索性伪个男性别,这样她平日不修边幅放荡不羁的仪表好歹不至于在小辈面前丢人现眼。
三百七十多岁时,东灵收徒,她心血来潮,兴冲冲地跟掌门说好了自己想收一个带,掌门同意了,她挑了一个,掌门没什么所谓,徒弟她就收下了。
不同师父带的徒弟,赐予道号不同,尤以道号第一个字不同以做区分。
她借了登记的书册,两天想好一个字,做为她门下的道号第一个字。
叫啥我没想好,毕竟她想了两天,我现在只是洗完澡突发的脑洞,没想那么久,自然还不知道。
她徒弟比她有出息,二十年多几个月就结丹巅峰了,这时候她打了个招呼就开始闭关,拜托了掌门师兄帮忙教一下她徒弟,也和她徒弟说过了。
但是她出关给她徒弟注册申请内门秘境的时候,发现簿上没有这个道号的人,负责管理的外门总管给她查了一下:
她闭关的时候,她的徒弟,被她的一位问鼎初期师伯收作徒弟了,道号已改。
她很生气,去找了师伯,师伯表示他都金丹中期了,你还强行留他,对他也不好。
她远看了自己曾经的徒弟,过得比当她徒弟的时候好多了。
但是这种不打一声招呼就走的行为,她很唾弃,记仇,不过没得报复。
于是又找掌门师兄讨了一个徒弟,这次直接挖墙脚,因为这次招新刚过三个月,师兄没新人给他,干脆从他收的一堆新记名弟子里挑了几个给她选,她挑了一个,记名弟子无道号,她给他起了一个。
叫啥我依然不知道。
只知后来不到三十年,她徒弟天赋显露,已经修到元婴中期了。
她去找了她师祖,说明她徒弟的天赋,“神眷之体”修行悟道贼快,问鼎之前都是可以睡着修的。她师祖阴阳九转第一转,是个老顽童,当下双眼放光说你要什么?她说,请您收他为徒吧,道号别改行吗。她师祖纠结一下,同意了。
她回去跟徒弟说,修行上我现在教不了你什么了,药理也不是你该分心学的东西,我师祖愿意指点你三年,你跟他去学习吧,乖一点。
这孩子蛮尊师重道的。
三年之后,某天她睡到日上三竿,醒来就看见她徒弟帮她打理了药院子,给她炖了小蘑菇汤:“师父,我回来啦,想我吗!”
她愣了半天:傻孩子没拜师祖为师他回来了。
“想。”
……
后来她徒弟一直很乖,直到化神的时候。
她徒弟入魔了。
没有仙魔不两立这种事情,只不过入魔者不太普遍,而且很危险,稍有不慎就是个死。东灵无人可教他,她就更不用说了。
他决定去魔修的门派。
于是退出东灵,亦不再她名下。
临行她赠其一剑,名唤凤凰血。

她闭关缓了几十年,出关四百五不到五百岁吧,因为心境变化,所以元婴中期。
掌门师兄表示你有毒,了悟完居然才进步这么点,这不符合常理啊。
她表示……呃,最近还有徒弟能给我吗?
老老实实被迫等了两年,她又挑了一个,女徒弟。
所以她好好捯饬了一下自己,颇有点正常女真人风范。
女徒弟贼乖,没什么幺蛾子,天赋不错,四十多年金丹,气质不错,被旁边一修仙大国的某亲王的独子娶走了,世子本来对她很尊敬,奈何她自己太没大没小,硬生生跟自己徒弟混成了闺密不说,徒弟嫁人之后她又不怎么注意女修仪容仪表了,结果因为性格略豪迈,为人放荡不羁,跟世子混成了……哥……们……
只不过成为哥们的契机有点丢人。
原因是有个外门的天骄,自小长在外门,24岁结丹,进内门是无压力了,硬要拜她为师。她当时忙着跟徒弟每天讨论哪件礼服好看、去哪里度蜜月好、什么地方的风水如何……一方面没空教新徒弟,另一方面虽然这孩子对药理很下苦心,但是也不是有天赋到比她高的地步,分心学药理没意义,不如以后修行厉害了自然有高级的炼药师请求依附他,给他炼药。
结果天骄软磨硬泡,她终于同意了。女徒弟对于嫁人前能有个好欺负的小师弟表示贼开心。
好景又不长。
小师弟很听师父话,也很忠于师父,谁收他为徒都不去,师父举荐他给他师父的师祖,他也没动摇。
师父觉得他挺乖的,送了他一把剑,叫凤凰骨。
剑是好剑。
没配上好人。
她的女徒弟结婚因为要赶吉时,所以跟徒婿婚前秀恩爱秀了个近百年。
期间,天骄向她表白了。
不是向她的女徒弟,是向她,表白了。
自然是不同意。
天骄从元婴后期第一次表白,到化神巅峰,境界每提升一段就向她再表白一次。
她拒绝了每一次,理由从伦理到颜值到喜好……
不是没有小姑娘喜欢她这个不肖徒弟,毕竟长得不错实力也好,但是她徒弟莫约是有直男癌,居然表示如果追到她,就纳这些小姑娘为妾???
她:???
女徒弟:???
总之千般万般不好不喜欢,你滚。
倒数第二次表白的时候是在她女徒弟定婚典礼上。
她该到场没毛病,天骄到场属于跟着给宗门的请帖沾光。
定婚仪式完毕,来宾吃喝已足将走,变故陡生。
天骄当众表白,言辞有理,但是不动人。
她一怒之下冷笑,说了最根本的原因:择偶标准
我少年时也是有人追的,问鼎的天才也有,只是他不符合标准。
她说,想追她,首先要长得好看,还要在阴阳境以上,这是基本条件,决定条件是人品和相处感觉,附加条件是,
要有流光之资。
天骄嘲笑她白日梦眼高于顶,嘲笑她只是个元婴中期,嘲笑她其实很孤独所以才会之前明知自己弱还要收两个徒弟,嘲笑她是个没人要的老女人……
然后她就火了,各种意义上的。
来宾知东灵有一狂妄做白日梦有流光喜欢的元婴中期,她当时气得扔了批帛,一掷千金价的丹药买下王府十几坛最烈的酒,拍开封泥问天骄和在场不服之人可敢不动法门“酒里说话”。
在场好事人颇多,说是车轮战也不为过,但她喝得每次都撑得不得不从经脉逼出酒水,酒意虽有残余,却也一直没倒下。
酒量是惊人的。
天骄厚脸皮会更惊人。
回到东灵,依旧不依不饶,又说比酒太掉价不干。
她只得拔剑揍他,期间女徒担心她心情不好来安慰,世子感叹她的气魄顺道来看。
她的佩剑不如她赠与逆徒的凤凰骨。剑气一过就断了。
世子借名剑给她,揍完人之后就成了哥们。
但她揍徒弟能遍体鳞伤勉强打赢,一方面是深谙实战套路,另一方面是了解逆徒短处。
逆徒日后若再来一次,她必定打不赢他。
逆徒被她逐出师门。
逆徒化神巅峰后娶了个修仙世家女子为妻,凤凰骨被他当聘礼赠予世家,被世家的大能化为一根簪子,戴在逆徒妻子头上。
逆徒后来又找过她,表白,劝她现实点别做白日梦,又遭拒。骂声不知好歹后,终于放过了她。
她看清了。
将女徒转给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名下。
再也不收徒弟。
死心了。

男主,是她捡来的。
刘家,最大的九大修仙世家之一,因为家族中三位入魔的虚空期长老修炼出岔子暴走,由内被屠了族。
流光仙人有一个,出来安排了一下就无所留恋的飞升了,造化境的沉迷闭死关没醒。
她路过此地,仙人飞升前顺手赐她仙草,她感激,是以见到男主这半岁大的孩子和照看他的婆子,便带回了东灵。
教他前期该懂的东西,他志愿拜她为师她也不推脱,只是以懒为由,道号是让掌门赐予的。
她想转徒给掌门师兄,被劝阻了。
她说:“我已经没有什么能给他的了”
师兄:“我知道。”
她:?…………
师兄:“抱歉。”
……
后来他一直很好,很优秀,问鼎阴阳也不忘恭敬。
……
这次不是徒弟的错,是她自己的锅。
世人见她不知,交流一帆后惊叹:东灵那个刘仙人的师父!
他助她婴变,助她化形,网罗天下好物,奇遇宝物得到一概先赠予她,总说自己还有很多,但其实一件都不留。
问鼎阴阳者,太上忘情。
她却不习惯这般被善待,动了妄念。
她捏碎他予她的救命护身玉符,人却展符遁远。
唯留字一张,大意不必寻,她问鼎自回归来,或者他能在那之前修得一极残破的寻人法门,又或者他能在那之前流光成仙,否则绝找不到她。
并留一储物石。
内置宝剑两柄。
当年闭关花心思给第一个徒弟练的剑,和给他准备的剑胚。
以及材料介绍。
凤凰的羽毛,和凤凰的筋。
东灵曾有凰一只,然无凤。凤凰向来成对出现,忠贞至极,缺一不可,无凤,则凰不得存于此界。
这凰之尸骨归她所有,便用来炼器。血焚骨剔灵根斩,剥羽皮肉筋炼神剑。
凰羽、凰血、凰骨、剑胚。
没有送出、改名送出、送出被炼成饰品、还没成型……
只有灵根,她给了他这个“悟道体”但是和自己一样先天没有修炼天赋的徒弟。
她把这件事告诉他。私心是愿他念着点恩,万一日后他能流光成仙,至少还能记得自己。
流光为仙人,不必太上忘情,转为有情。
万一呢……

沐百颜

李淼森

评论